快捷!方便!歡迎您用QQ登錄華夏吳氏網 會員區*發表文章   設為首頁 繁體中文 用戶登錄 我要投稿

 | 首頁 | 資訊 | 圖庫 | 社區 | 祝福 | 文化 | 風水 | 企業 | 書籍 | 網建 | 紀念館 | 
您現在的位置: 華夏吳氏網 >> 資訊 >> 資訊 >> 綜合 >> 正文
社峰抗戰風云
作者:吳社卿    文章來源:本站原創    點擊數:    更新時間:2016-2-7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

社峰抗戰風云

歷史戰略要地。

社峰之地,就近世即有幾番風云起迭。清同治初(1862年),太平軍進占蘭溪,即屯營于此,與縣城互為犄角。后敗退后,其清軍羅帥亦駐軍社峰。抗日戰爭爆發,國民革命軍105師、26師、預備第5師、獨立33旅、145師等部所屬穿插駐防于水亭、永昌、厚仁、女埠一線的衢、蘭江西岸廣在農村。均有團,營建制之重兵駐此:如105師師部即曾駐永昌樟林,所屬某團3個營,分駐在王鐵店,好孝鄭、社峰等村,駐社峰的營,又有2個連分駐在汪莊村和東徐村。26師76團團部駐水亭塘上村,該團一營部駐社峰,此營所屬各連分駐在厚仁、蓮塘崗、何尖崗、包村等處。社峰成為對侵占蘭城日軍作戰的前沿。抗戰中,軍民幾次較大規模的殲敵戰斗,如1942年6月預5師的上戴之戰,1943年26師76團的畈口之戰,其作戰指揮皆在社峰。以社峰為依托,軍民合作,同仇敵愾,英雄對敵。畈口村阻擊戰持續一整天,76團官兵給敵人以沉重的打擊,斃傷日軍八九十名,繳獲戰利品甚多。這次戰斗,76團24名官兵壯烈犧牲。戰斗緒束后,76團官兵的當地民眾在社峰村為陣亡官兵舉行入殮儀式,后在該村西山灣立有76團抗日烈士紀念碑,以資紀念。

包圍社峰,由于社峰“三面環山,一面襟溪”,地處丘陵地帶,是“易守難攻”之地;加之村坊緊鄰永昌集鎮,處于蘭壽公路和永昌溪之間,是瀔西南來北往的交通要道;再次,又是國民革命軍和自衛游擊隊的駐地。因此,日軍視為其“眼中釘肉中刺”,虎視眈眈,千方百計予以剿滅為后快。經常派敵特或漢奸偵察駐軍情況,伺機進犯圍剿駐軍。駐軍亦作好了充分的防守準備,在村坊的周圍山上,澤華山、下山、滿塘崗、茶園山頂挖了戰壕;村旁溪邊,墳坑塘邊架設起重機槍陳地,組織起對空射擊防空網;村坊要道都布置了崗哨。有一次,村里來了一個13.4歲赤著腳、穿著破爛衣服的小乞丐,駐軍飲事班長可憐其處境,收留了小乞丐,過了三四天,小乞丐突然失蹤,引起了守軍的驚覺,果不其然,一天早上,日本重兵包圍了社峰村坊,由于事前準備充分,駐軍大部撤出社峰,村民亦撤自村外過夜,并做好物資的堅壁清野。又由于社峰地勢民居建筑使然,有“諸葛八卦村,社峰長弄堂”之稱,村中小巷串連,鱗次櫛比,連成一片。古代民居或許珍惜土地,或許為防盜賊,幾乎沒有間距,屋與屋之間只有窄窄的弄巷,以供出入行走。這里特別要提的是有一個叫“十八拐”的更為典型。這巷道窄得只容一人通過,且彎角的密度很大,拐了一個彎,立即又一個彎迎接你,逼仄得要碰到額頭,像進入無窮無盡永遠走不出頭的夢境,又像走進一個迷宮,不知出口在哪里,如果孤身獨走,難免生出恐慌來,土匪盜賊進此也要迷路。對此,日本佬也束手無策,不敢易然輕易進村,此時駐軍營長才騎著白馬,從社峰塔嶺背后山從容撤走。使日寇如意算盤落了空。

飛機濫炸,

1942年,農歷七月廿七日,社峰村族長召集村民在社峰大廳—積慶堂中開會,商量全村公產和祀田收租事宜,或許是敵特誤認為是駐軍和自衛隊在此開會,向日軍作了匯報,下午4時,二架日機從金華蘭溪上空飛來,哼叫著在社峰上空不斷盤旋,好象在尋找投彈的目標,駐軍在菜埠橋頭,牛牽塘邊墳埸,登豐橋邊用重機槍對空進行射擊,使敵機不敢低飛,匆忙中胡亂投了六顆炸彈,炸毀了社峰大廳—積慶堂后進房屋,方如和家等房屋四間,茅屋3間,方如和家死3人,吳慶綠家死1人。吳永朝被炸塌磚墻壓在底下,因搶救及時幸免于難。

擄掠搶殺村民,

據社峰老人回憶,在日寇侵華期間,社峰村先后有四人被日寇擄掠:吳一峰、吳士云、吳俊榮、吳開祿。對日寇慘無人道的罪行記憶猶新。吳士修(1887-1950)字作霖,邑庠生,浙江武備學堂正處驛業生,選送南洋講武堂炮科畢業領有文憑,欽授五品銜賞戴藍翎,陸軍部注冊錄用,據說曾是同盟會會員。后因仇敵追殺,潛逃在家,致其神經崩潰,村人叫其為“尚尚顛鬼”,從來不知如何“逃日本佬”,被鬼子抓走,后不知何因(或許是認為是“顛鬼”,或許知其曾是日本留學生?)竟釋放回家,其手給日本佬刺傷,逢人便說:“這么兇,沒有我們軍隊對百姓那樣好”。吳士云被抓后,一路拳打腳踢,受盡折磨,后被鬼子強迫做挑夫,白天運送彈藥物資,夜上挑夫集中看押,發現逃跑就亂槍打死。有一天,經過一深山茂林,吳士云趁看押鬼子懈怠之機,借口小便,不顧危險,從高山一側滾落下來,逃離了“虎口”慶幸撿回一命。吳俊榮年齡最小,當時只有15歲,人小力薄,被鬼子一路打罵,由于不能當“挑夫”,鬼子準備用刺刀將其刺死,幸被飲事班鬼子攔住,被安排在鬼子飲事班干苦活。隨部隊從湯溪、龍游一直到江山、玉山、離老家越來越遠,一天傍晚,鬼子緊急集合轉移新的宿營地,趁此,他一頭鉆到柴房內一堆柴垜中,聽鬼子集中,聽鬼子四處搜尋他,等鬼子走遠,趁黑夜才敢出來,離開村莊,早上朝太陽升起地方往家鄉走,路不識問訊,肚子餓了靠老鄉施舍,這樣過了半個月的乞討生活,才返回家鄉,我們是同生產隊,經常給我們看身上被鬼子刺刀刺傷的傷疤,控訴鬼子的滔天罪行。死的最慘的是吳開祿,他原是上海紡織廠的工人,被日本佬抓時,他認為自己見過世面,還會說幾句日語,但鬼子并不買他的帳,馬上將他五花大綁捆了起來,并一路拳打腳踢,進行百般折磨,后在西巖寺垅把他放在一塊門板上,四肢用長鐵釘(棺材釘)釘牢在門板上,士兵用刺刀對其胸脯亂刺,被活活折磨致死,第二天,將其尸體抬到社峰下山,其尸體血肉模糊,其身傷痕累累,慘不忍睹,日寇罪行,令人發指。

搶掠耕牛、糧食、物資,日寇進犯社峰村時,軍民進行了認真堅壁清野工作,使鬼子如意算盤落了空,但由于大型耕畜不能及時轉移和村中義倉積谷無法轉移,使鬼子有孔可乘,1942年8月,在永昌社峰一次被掠走耕牛35頭,糧食772擔。

畈口村之戰,

1943年6月12日,國民黨軍第26師76團官兵,在白鶴山、畈口一帶,英勇阻擊了竄抌何尖崗等地的日本侵略軍第22師團84聯隊所部400余人。日軍慘敗,狼狽逃竄返城。此次戰斗,在蘭溪抗戰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。

畈口村位于蘭江之西丘陵地帶,距縣城約10公里,是汪高鄉的一個大村(現屬蘭江街道)。村西與相距1公里許的何尖崗村之間有座白鶴山,是這一丘陵地帶的制高點。山上有一座廟宇稱白鶴經堂。1935年蘭溪實驗縣時期建成的永(昌)厚(仁)縣道從白鶴山邊通過。1942年5月,日軍侵占蘭溪縣城后,國民政府軍就在這一帶修建工事,駐軍防御,成為日軍竄擾蘭西地區劫掠糧食等物資的一大障礙。1943年5月,國民政府軍26師76團布防蘭西地區,團部駐在水亭塘上村,所屬各營分駐雙牌、永昌、厚仁之線,并以白鶴山為前哨陣地,派陶連長率所部駐防,連部設在白鶴經堂內。該連以一個加強排據守白鶴山制高點,一個排駐在包村崗,構筑工事,安放鹿砦,與連部互成犄角。1943年6月11日,日軍22師團84聯隊,共約400余人,乘夜秘密西渡蘭江,集結于溪西村。次日拂曉,進犯白鶴山何尖崗等地。日軍過登勝村,殺村民徐加加等2人,擄徐榮海等4人充夫役。日軍到達白鶴山邊天尚未明,適有何尖崗村村民毛寶棋、毛玉棋兄弟倆去后陸村油坊挑油,途經白鶴山坡下,日軍誤以為是駐軍哨兵,遂用剌刀戳殺毛寶棋,毛玉棋見弟被殺奔逃,也被追趕的日軍開槍射殺。槍聲驚動了有戒備的白鶴山駐防軍。陶連長聞警后,一面果斷指揮白鶴山與包村崗所部居高臨下,用機槍、步槍、手榴彈向日軍正面和側翼進行猛烈攻擊;一面急電向團部報告。日軍突遭打擊,措手不及,傷亡重大,倉惶還擊后即拖死扶傷敗退到畈口村。日軍企圖以村莊民居為掩護,負隅頑抗,遂占據陸松鶴家的樓房設指揮所,并封鎖全村通道,禁止村民出入。由于日軍竄入畈口村時天剛亮,村民未能轉移,只得在村中東躲西藏,慌亂中村民姚晉科、陸陳氏當場遭日軍擄殺。

是日上午9時,國民政府軍76團在團長李拂熊的指揮下,全部奮起,分路從永昌、厚仁防線進至后陸、登勝、胡店、祝堂、蓮塘等地,戳力圍剿敗竄至畈口村之日軍。民國蘭溪縣政府自衛大隊、警察總隊同時增援鞏固永昌、厚仁防線。戰斗進行得十分激烈,76團發炮攻擊,日軍亦用重武器還擊。當76團偵知村民被日軍全被日軍圍困村中時,為顧及村民安危,炮擊改向村周邊地區。戰斗相持到黃昏,日軍傷亡慘重。時近天黑,日軍一面進行掩埋被擊斃的日酋及士兵的尸體;一面在村中擄人掠物,村民陸桂初、姚景蘭等20人被擄,加上登勝等村被擄的4人全被關押于陸松鶴家。天黑后,日軍換上從村民家劫掠來的衣服,化裝成農民模樣,押解著被挀的民眾抬著重傷號擔架驅前,分兩路從村東小溪和柏塘塍水田匍匐狼狽潰逃回城。日軍離村前,縱火燒毀了陸葉根等9戶村民的房屋26間。被擄的民眾24人,除途中逃出邵錦華、陸松鶴等6人外,其余陸桂初、徐榮海等18人被日軍埋于縣城東郊福興庵旁山坡。

畈口村阻擊戰持續一整天,76團官兵給敵人以沉重的打擊,斃傷日軍八九十名,繳獲戰利品甚多。此仗大滅日寇的兇焰,大長了中國軍民抗戰的士氣,探源、迫使鬼子再也不敢單獨外出“掃蕩”擾騷為害無故百姓。這次戰斗,76團24名官兵壯烈犧牲(亦有講是23名,因上戴戰役王杰排長也安葬在社峰)。戰斗結束后,76團官兵的當地民眾在社峰村為陣亡官兵舉行入殮儀式,在社峰大廳—積慶堂召開追憶追悼會,地方紳士、部隊領導參加,后將烈士安葬在該村西山灣墓地,并立有76團抗日烈士紀念碑,以資紀念。惜該紀念碑于“文化大革命”時期被毀。

群眾意愿,

解放后,每當清明或冬至,當地群眾和烈士親屬到這里瞻仰、憑吊,(其中一人是諸暨人,其姐姐每年都要到墓前憑吊其親弟)。70幾年前那場充分展現民族精神的“畈口大捷”的槍聲猶在耳畔回響,蘭溪人民與日本侵略者進行殊死搏斗的慘烈場景又浮現在眼前…… 可惜烈士墓于“文化大革命”時期被毀。加強烈士紀念工作是崇尚英雄進而造就英雄的興邦之舉。如果一個民族不崇尚英雄、不尊重英烈,這個民族是沒有出息、沒有希望的,也很難再出英雄,更難造就英雄輩出的局面。為此,根據上級指示精神,為牢記歷史、緬懷革命先烈,告慰烈士英靈,激勵后人,弘揚革命精神,當地群眾提出,要求恢復重建蘭溪社峰西山抗日烈士墓。永昌街道政協提出議案:要求市民政局列入規劃,上報省政府,要求建立蘭溪社峰抗日烈士紀念碑,以告慰地下的烈士英靈。

 

文章錄入:w8884876    責任編輯:gohwu 

 我要投稿

發表評論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訴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
吳氏網二維碼免責聲明: 本站屬非營利性純民間公益網站,旨在對我國傳統文化去其糟粕,取其精華, 為繼承和發揚祖國優秀文化做一點貢獻。所發表的作品有來自本站特約網友個人原創作品,有部分轉貼自報刊、雜志、互聯網等圖文,在此發布作品、留言、評論等請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和互聯網規則。作品中 所涉及的思想、內容、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;如果涉及到您的資料不想在此免費發布,請來信告知,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予 以刪除。全部資料都為原作者版權所有,任何組織與個人都不能下載作為商業等所用。——特此聲明!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沒有了
  •    網友評論:(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!
    數據載入中,請稍后……
    發表評論
    昵 稱: 驗證碼:
    評 分:
    內 容:
    0/1000)

    提示:Alt+S快速發表

     

    | 關于我們 | 加入收藏 | 聯系站長 | 友情鏈接 | 版權申明 | 管理登錄 | 服務專用QQ :116539779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:1015656481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1997-2014 China Mrs.Wu,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3015218號
    pk10平投技巧稳赚 环江| 东乡族自治县| 贺州市| 临城县| 马龙县| 瓮安县| 汶上县| 阿克陶县| 阳东县| 江华| 柳州市| 武冈市| 浠水县| 政和县| 内丘县| 三门县| 无极县| 陆良县| 丘北县| 长岛县| 岳阳市| 高淳县| 神木县| 石门县| 都匀市| 钟祥市| 霍山县| 汽车| 克东县| 潞城市| 庆云县| 永昌县| 凌源市| 淄博市| 射洪县| 从化市| 鄂尔多斯市| 前郭尔|